联系我们 CONTACT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27号中关村大厦15层1506-1508室

电话:010-52962777

传真:010-62781112

第三届优秀作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赛相关 > 第三届优秀作品

​末日圣地

网站编辑:|发表时间:2016-12-01

 末日圣地

王小龙/高二年级   尹玲/指导老师 山东省临沂商城实验学校

死亡是一座永恒的灯塔,不管你驶向何方,最终都会朝它转向。一切都将逝去,只有死神永生。

——大刘

1. 零号

末日纪年720年,此时的地球上,能源枯竭,海水干涸,生物几近灭绝。从宇宙中看去,原本蔚蓝色的星球却成了黄色,仔细观察,黄色的表面似乎有一点扎眼的绿色,这是地球上仅剩的三万人类的聚集地,一座学校,也是一座城市——末日圣地——零号。

一座城,也是一座学校,授予人类以求生之道,它通体呈绿色,建筑物紧密相连,顶部呈圆形,它采用超强度铝钛合金制成,耐高温,耐腐蚀。

这是人类最后一片净土。

2. 上帝之眼

汪凡仔细的看着卫星投射在他面前的影像,可看见的只有黄色的土地。

“到意大利。”镜头一变,可入目的依旧是黄色。

汪凡不由得瘫坐在了沙发上。汪凡是“零号”学校的毕业生。这个学校分为十个年级,从一年级到十年级。前三个年级学习基础的科学知识,像如何在荒地里种出植物,如何在土壤里提取水元素;四到六年级学习理论应用;最后四个年级,可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如物理科学,数学,这些学科无一例外都是为人类生存服务,像语文这种学科根本不学。

“还是没有?不可能有了,我们是仅剩的人类了。”

一道温柔的女声传来,汪凡循声望去。活泼的马尾,一脸的娇俏,掩盖不住她的狡鮚,是晴儿。

汪凡将面前的人拥入怀中,轻嗅她的发香。

“咳,难道我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

“校…校长?”

卡西米尔校长微微一笑,“汪凡,你跟我来。”

这是“零号”学校最高处,也是天文观测台。

汪凡透过望远镜看去。蔚蓝色的中心四周是肉色的光晕,就像是人的眼睛,恐怖的是,密密麻麻的都是……眼睛!

“上帝之眼?”汪凡大惊。

3. 引力波

“没错,就是上帝之眼。它是即将死亡的恒星散发的一种物质,预示着恒星的死亡。”卡西米尔解释道。

“为什么会有这么的恒星死亡?”汪凡一脸迷惑。

“是引力波。几千年前一位伟大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预言过它的存在,但人们探测的引力波都很微弱,这么强的还是头一次。”

“引力波是一种波,宇宙中空间扭曲所产生的巨大能量以波的形式向外扩散,具有极大的破坏力。”汪凡喃喃道。

“而现在它朝我们来了!”卡西米尔大喊。

4. 虫洞

“引力波传播速度很快,再有十分钟,地球或许就会毁灭;好消息是,我发现了一颗类地星,并且有一个虫洞通向它。”

“可是,虽说虫洞极大的缩短了空间与时间,十分钟我们也造不出宇宙飞船啊?”汪凡失望道。

卡西米尔校长狡鮚地一笑,指了指脚下,说:“零号学校是集地球之力建筑的末日圣地,它,不仅是一座学校,一座城市。更是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

在学生还在上课时,大地动了!零号——这座巨大的城市缓缓升起,一个巨大的圆形盖遮住了上空,眨眼间成为了一个圆形宇宙飞船,朝太空飞去!

“十分钟到了。”汪凡透过玻璃窗向外看去,果然地球化为了无数粉末。汪凡流下了眼泪,却并不心痛,它,早已不是过去的地球。

而在太空中,一轮巨大的黑色漩涡缓缓转动,它,就是希望。

5. 彭罗斯阶梯

汪凡抱着晴儿,晴儿将头贴在他的肩上,感受他的气息。

怎么会产生引力波?汪凡不解,又怎么会如此巧的虫洞与类地星?咦?晴儿睡了?很久了吗,我们在虫洞里很久了?

久!

汪凡心理大惊,后背冒出冷汗。他将晴儿放到床上,走到驾驶艙,却发现校长脸色也是苍白。

“校长?”

“是彭罗斯阶梯啊!”校长苦笑道。

“是彭罗斯阶梯是一种更高阶的空间,它向上或向下无限延伸,无限循环,没有尽头,怎么会出现在虫洞里?”汪凡疑问道。

“难道是…地外文明?”

两人大惊。

6. 舍生

“彭罗斯阶梯并不是无法破解,在它转弯的节点上,炸开就是了。”汪凡想了会,黯淡的说。

“可…”汪凡补充道。

“我们有炸药,不要忘记零号,学校的下部藏有炸药,威力和十亿颗原子弹威力相当。”卡西米尔说道。

“让我去吧。”汪凡说。

“不,让我去。”门被推开了,晴儿走了进来。

“你们两个都不能去,作为顶级物理学家,你们就是希望,是人类的希望!我一把老骨头了…”

“校长!”晴儿眼泪流了下来。

“我去意已决!我们都是阴沟里的蝼蚁,总得有人仰望星空,不是么?”

太空中,零号飞速前进,零号缓缓张裂分成两艘飞船,其一朝前方加速飞去!

灿烂的火花,绽放在虫洞中。

虫洞被撕裂开一个裂口,璀璨星光照进来。

7. 黑暗新人类

“前面就是了,准备降落吧。”汪凡嘶哑的声音响起。

晴儿看了看前方,一颗蔚蓝色的星球映入眼帘“好美!”晴儿不禁感叹道。

零号缓缓降落,又变成了一座学校的模样,飞船中的人缓缓走了出来,在这片富饶,鸟语花香的星球上重新生活。

至此,学校“零号”完成了它的使命,它是新生的象征。

汪凡握住晴儿略显冰凉的手,散步在深林中。

汪凡抬头看看天上,繁星点点,月亮皎洁把它的光辉洒下。

“我们是…新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