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CONTACT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27号中关村大厦15层1506-1508室

电话:010-52962777

传真:010-62781112

第三届优秀作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赛相关 > 第三届优秀作品

​“未来学校”

网站编辑:|发表时间:2016-12-01

 “未来学校”

张天天/高二年级    张雅萍/指导老师 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

弥赛亚睁开眼睛。

耳边轻柔的音乐停止了,换成了清爽的鸟鸣声,嘴边的机械运转,弥赛亚张开了嘴,铁制的吸管被塞进嘴里,灌进食之无味的糊糊。

“欢迎来到‘未来学校’U42号教室,您今天的课程是,科学,数学,文学。”无机质的声音继续重复着每天的惯例,弥赛亚吞咽着“早餐”,开始一天的学习。

“请填写错题。”电子屏上显示着过往十年所有的错题,弥赛亚勾选着昨天的错误,获得一个个“通过”,直到最后一题。从十年前开始,它就一直是最后一题。

“请填写太阳的颜色。”

弥赛亚陷入犹疑,然后颤抖的手在“红色”上打钩。

“错误。正确答案:灰色。”

电脑孜孜不倦地讲述起了已经过去几千年的历史,有关发现了日心说然而始终忠于教廷的哥伦布,饱受政府嘉奖的布鲁诺,被当权者礼貌对待的伽里略……弥赛亚靠在金属椅背上,等待着这段科普视频过去。他年纪不小了,应当知道太阳是灰色的,这是不可更改的常识,然而某些记忆却使他不能选下“灰色”。

毕竟,他还没有亲眼见过太阳。

这是……公元不知道多少年。为了减少资源的浪费,人们设计了一种“幻视仪”,给予人虚拟的幻象,让人自以为身处自由,尸体与新生婴儿在管道里交替,进入“安全无虞”的铁壳,然后度过一生。牺牲了一部分利益,少部分人则留下来研究如何创造新的资源,这是完美无缺的计划,而这个计划则被命名为“未来学校”。

半强制半自愿他们蒙上双眼,而现在他们已经失明。

弥赛亚在一阵金属过热的灼烤里醒来。眼前是漆黑的,他在混沌里挣扎,只触摸到滚烫。他跳起来,狠命甩着身上的护具,直到他撞开一块铁板,从缝隙中跌出来。惊魂未定地,他抓住自己已是漆黑一片的幻视仪。他感觉到温暖照在脸上,是红色,不,灰色的太阳,可是他又太胆怯不敢去看,只能蜷缩着,直到温暖退去,黑暗和寒冷接管。

弥赛亚摘下眼镜,错愕地盯着面前完全陌生的处境,像一个巨大的旧式工厂,密密麻麻排列着虫子卵一样的东西,里面大约都是人。他回头看自己的“卵”,机器因为过热而扭曲了,被他踢开了一个缺口,连着“错题本” 的电线因为重复太多次语句而露出电线。

弥赛亚不完全明白这里面的原理,心里却很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在“卵”里呆得太久,他几乎忘记了外面的世界,也忘记了那些承诺了新资源的人。他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而假如他们真的陷入困境,他很愿意尽一份力帮帮忙。于是他攀上狭小的床,跳向了窗外的草堆。

坐了一会缓解了因为呼吸纯净空气而造成的眩晕,弥赛亚站起来,向漆黑的深夜里走去。远处有灯火,而他很确信,那里有人。下意识地他回过头,看着脱色的“未来学校”四个字。

“未来学校”的大门像一张黑色的大嘴,没有任何的情面可言,弥赛亚突然颤抖了一下——他认为是因为寒冷。

灯光近在眼前了,喧闹的声音也近在咫尺,弥赛亚呆望着眼前金碧辉煌的大屋子,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些做了承诺的人进行新资源研究的地方。这和他在“未来学校”里见过的冰冷、整洁的科研场所一点也不一样,而弥赛亚无法对它抱有任何信任。

毕竟它看起来太好了,与“未来学校”里锈迹斑斑的机器完全不同,像是搭建在死去腐烂的菌丝身上雪白的蘑菇,是有毒的。

但是弥赛亚也不愿意去更多地猜疑那些承诺者,经过这样久的努力,他坚信他们至少已经找到了正确的道路,也许这个大屋子就是试验品——

金色的门打开了,喧闹的人群跳着舞,屋里是弥赛亚没有感受过的温暖。食物是很原始的样子,有香气而不是稀稀的糊。金碧辉煌在灯光里闪耀,人们穿着华丽的衣服,随意把手中的食物互相抛掷取乐。依稀还能看见原有的实验室的样子,墙上有一个写着“终止”的红色按钮,挂起水晶灯的墙壁也都是银色的钢铁。一个管道从地下插进来,输送着奇怪的淡红气体,通向所有的电器。

弥赛亚感到眩晕。

他们已经找到了能源。

他们只是拒绝分享。

而我们已经失明太久,不知道太阳的颜色。

他梦游一样飞奔起来,冲破了人群。人么迟钝地看着他,像看着天外来客,然后惊讶和诧异席卷。随着尖叫他接近红色的按钮,却被一个男人的声音叫住了。

“请等一等!”那男人是一副领导者的样子,成竹在胸,但弥赛亚并不理会——他只是又往红色按钮迈了一步。

“请冷静!请问您是?”男人举起双手安抚着他,而弥赛亚的一句“学校”让他惊讶地眯起了眼睛。

“不同寻常,真的是不同寻常。”他几乎啧啧称奇,“你对社会福祉的追求……但是,你要明白,这些资源并不是源源不断的,很遗憾,它只能供给我们,你我,这些……智者。”

弥赛亚的眼睛盯着地上乱扔着的一块蛋糕,红色樱桃在奶油里腐烂。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和我们共享呢?”男人循循善诱,“这样的资源,也许不足够所有人使用,可是你一个人的话,并不会使我们太拥挤。”弥赛亚的眼睛转过来盯住了他,男人看起来放松了一点,脸上也有了微笑:“你知道,你可以从’未来学校’里出来,加入我们。”

“何必为了虚名而放弃眼前的福祉呢?”

“我们保证会对你保有尊敬与保护,毕竟,你是真相的追求者。”男人的语气很紧张,带着故弄玄虚。

“就像布鲁诺。”男人眨了眨眼睛。

大厅里是死寂,空气中有颤抖而兴奋的气息,人们已经享受太久,太过无聊,忘记了恐惧。而恐惧却是一切生存的核心。

弥赛亚微笑着,那笑容像是最温柔的丝绸,也像是尖锐的刺,半是温柔半狠毒。

“你知道我最喜欢的颜色吗?”他只是问。男人紧张地微笑着,举起一只手,还要说什么一样,却已经晚了。

“是红色。”弥赛亚说,按下了按钮。

“不!”男人震惊地叫了起来,向他冲过去,弥赛亚却一矮身闪过,跳上了窗台。金属墙壁上的铁板旋开,露出黑洞洞的枪口。男人尖叫着,指责着弥赛亚。惊恐爬上衣冠楚楚的人们的脸,慌乱和不安在窃窃私语里流窜。“这都是你的错!”人们喊道,“现在,他们要醒来了!”哽咽了一下,男人强作镇定地摇头。

“假如他们意图抢夺我们的资源,他们一样会死。你做的事情没有意义。”他露出恶毒却僵硬的笑容,嘴角却不引人注目地抽搐了一下,黑色枪口随着对准目标。

弥赛亚却只是盯着天边浅橙黄的云彩,眼睛闪着光。

“红色的。红色的!”他小声说,手里紧握着幻视仪,瘦小的身躯如同阿波罗一样伟岸。

朝阳染红了视线里的每一个角落,宏大而悲壮。破碎的幻视仪跌向地面,破开空气,在地面上砸得粉碎。碎玻璃反射着太阳的光芒,被肢解的谎言碎屑,每一片都混着猩红。

“‘未来学校’,解除锁定。”无机质的声音响起来,银灰的金属外壳纷纷裂开,像脱落的茧。里面的人错愕地站着,经过了一阵黑暗中的慌乱后,终于有人摘下了幻视镜。在光芒中人们遮住了眼睛,又忍不住放下手,流着泪向东方的天空眺望。

在多个世纪之后,太阳再次嫣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