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成功:
优秀作品 EXCELLENCE WORKS
联系我们 CONTACT

大赛官方邮箱:kepukehuan@unisedu.com

大赛秘书处:陈老师

客服热线:
010-62781166、010-62799826
工作日9:30-12:30;14:00-18:30

投诉电话:010-62103258

第六届优秀作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第六届优秀作品

小亚印

发表时间:2020-06-16

刘卓尔/高三年级 翁盛/指导老师 北京市第二中学

我是小亚,是亚部族的部长之子,自出生起便喜好攀登部族旁的喜马拉雅山探险。一天,我在冰峰间滑行时遇到了另一个白色皮肤的同龄小孩,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除自己部族以外的外人。我没敢直接说话,只是由于强烈的好奇和少年气盛前后你追我赶地暗自攀比起滑冰技术来。连续几天我们都不约而同的在第一次见面附近转悠,暗自观察着对方。

终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气向白皮肤的小孩打了招呼:“嘿!我叫小亚,是亚部族的孩子,你呢?”白皮肤小孩立刻迫不及待地滑到了我身边:“我是小印,来自印部族。”说罢,他冲我甜甜地笑了。从那以后,我们便成了极要好的朋友。即使我们所信奉的信仰和文化的特征大不相同,我们也会相互分享自己的所见所思所想。我们最喜欢干的事就是编造一个世界,那里融合了亚、印两个部族的文化和信仰,任何印、亚的人民都可以和谐地居住在一起。

我认识小印这个朋友这件事并没敢告诉父母:因为他们从小便我教育说外族人是多么野蛮而粗鲁,并且要求我远离部族边境地带。我很想告诉他们小印就不是那样的,但每每想到父母说这话时严肃的目光,我便又打消了念头。我只把这些事分享给我的同龄亚部族朋友们。每次他们都听得津津有味,并且依照他们的理解为这个理想中构建出来的世界添加上更多的内容。而我则将它们又复述给小印听,小印也会带来丰富的想法讲给我。有一天小印没有给我讲他又想不到的新内容,而是严肃地问我是否愿意见他的印部族朋友,因为他们很了解我们小世界并且迫不及待地想来见见我。我一听,便把亚部族的情况告诉了他。我们当即约好第二天在老地方碰面。

几十个小朋友和我一起爬到我和小印相会的冰洞,见到了几十个白皮肤的小朋友,每个人都十分激动,长久地了解却不见面的方式使我们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我们当即成立了“小亚印”联盟,并约定每个月聚一次大会。

有一次,我们在聚会的时候被由我父亲带队的巡逻组发现了,所有印部族的同伴们顺势立刻躲到了附近冰斗的背面,而我则滑向父亲以防止他们过来。父亲的部属看到我都十分的惊讶,其中最年长的那一个则愤怒的问我为什么带着这么多亚部族的孩子到这个边境之地。说罢就想滑到同伴们聚集的地方轰他们回去。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正着急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我父亲一反常态地拦住了他,回头冲我点点头道:“你去吧,孩子,注意安全。”说毕,带着部属去了。我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些疑惑,父亲几天的表现隐隐怎么觉得有些奇怪。

值得庆幸是聚会只有那一次相当危险,后来就不知怎么地再也没有被打断过。而随着我们年龄的增加,每次所探讨的话题也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实际。从小时候第一次聚会讨论的吃什么,到现如今的模拟部族大会,为小亚印设立法令,公民守则。我们的世界也渐渐从幻想中的变得更加具体实际,具有极强的可操作性。

几年过去了,我们都长成了青少年,任务一天天紧起来,我们挤出时间来聚会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但“小亚印”的精神和相关文化理念却早已通过我们共同构建出的小世界深深地印在我们的脑海中。

后来,我长大了,到了继承父母亚部族部长身份的时候了,部族骨干在一周内告诉了我许多只有部族元老才会知道的内容:全球共有几千万个部族,均依照百年前第五次量子世界大战后的协定,按文化、信仰等综合指标进行划分。这些部族的首领都通过当时来自各国科学家合力打造的“大一统”智能中心调度沟通,进行必要的经济贸易及商品运输,其余时候都封闭在各自领地中互不侵犯。而“大一统”智能中心主要就是避免部族间矛盾的产生并负责协调出现的部族间矛盾。

在我即将继承部长之位的前一天晚上,内心怀着紧张与兴奋、更多的还是一种责任感,翻来覆去,彻夜难眠。正当我苦思冥想如何将小亚印精神真正传播到每个亚印部族的成员内心,让小亚印真正实现时,门忽然被推开了。

借着光,我便认出是父亲的身影。我赶紧闭上了眼睛装睡。父亲的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我的床边坐了下来,半响,叹了口气道:“儿子,你应该还没睡吧?”我在黑暗中不敢吭声。只听他继续说道:“其实在这几天对你的教育中你应该也发现了,外部族的人并不是凶恶的,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有血有肉、有生命有情感的人。只是因为第五次量子世界大战差点把地球上的所有生命抹去,导致人类太过于害怕彼此时接触而产生新的战争了,于是用了这个方式维护和平。而我们每一任族长都害怕发生争端,索性在讨论后决定,直接告诉公民外部族野蛮而粗鲁。这并不对,但也是我们以极端手段以求稳定的手段,是迫不得已的计划。”

“孩子,其实你们的事情我知道,而且我完全理解。在很久以前,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也曾遇见过一个外部族男孩,可惜我们在连续几天故意碰面后没人敢给对方打招呼。在那以后的日子里,我十分地后悔,一直在想:如果当时打了招呼,肯定能改变一些什么的吧。从那以后,我总会到第一次遇见那个男孩的地方转悠。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了你们。我没敢惊扰你们,也在没敢打扰你们。内心却是满满的解脱和骄傲。”

“儿子啊,父亲永远支持你。放手去做吧,孩子。你的面前是星辰大海等待着你去征服。现在,好好睡吧,以后,这个世界就属于你了。”说完,父亲掩了掩我的被角又轻轻地出去了。我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但泪水还是不自觉的流了出来。我下定决心,要将小亚印真正融合。

我每月按时去“大一统”亚部落联系中心接受调度,分配人民去完成运输任务,但很奇怪,大一统从来不安排我们和印部族进行往来。有一次,我趁着没人,对大一统说出了我的疑惑,大一统对我说:“我当初被设定出来,就是为了和平。至于用何种方式和平,其实是你们可以选择的。其余的部族,由于害怕不同文化理念的人接触,从而产生矛盾,进而埋下战争的种子,而选择“小国寡民”式存在,你们选择用你们的方式突破了部族间的壁垒,族人得以真正融合,获得永久和平。在我的定义中,你们已是亚印部族,不分彼此。”

我兴冲冲的赶回部族,紧急召开了“小亚印”大会并说明了情况,每个人都兴高采烈地决定将部族真正融合。没过多久,我们就成了全球首个和平融合的不同部族。

没有什么矛盾是解决不了的,若有,也只是在人心间的隔阂上,绝非物质的矛盾上。从此,我和小印致力于部族融合。一切进展的是那么地顺利,在小亚印成立五十年之际,我们终于迎来了全球真正的新和平时代的到来。

“小亚印”得以推广到“大一统”中了。

指导老师:翁盛,中学高级教师,区骨干教师。承担北京市区级公开课十余次,参加国家、市级课题四项,在国家、市区级刊物发表文章二十余篇。辅导多名学生参加国家级征文比赛,多次荣获一二等奖。